历届研讨会

历届研讨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届研讨会 > 第一届
大会致辞
时间:2014-7-10 7:17:10


心理语言学大有可为

尊敬的仲伟合校长,

尊敬的桂诗春先生,

各位专家、各位朋友,


隆冬之季,来到美丽的南国之城广州,参加首届中国心理语言学研讨会暨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心理语言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感到分外温暖。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热烈祝贺大会的顺利召开,也代表学会宣布,接受心理语言学研究会作为本学会的一个专业委员会,报请教育部和民政部备案。

在此我要特别说明,接纳心理语言学研究会作为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下的一个专业委员会,实是无奈之举,是在当前国家对社团组织管理趋严丶报批新学会实际上不可能情况下的变通办法,并不意味着两者之间有着上下级的隶属关系,尤其在学术上,我们两家更应该是兄弟关系、姐妹关系,应该互相学习、互相启发、互相促进。我们尤其希望,由于心理语言学会的加入,能更好地促进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的深入和拓展,更好地推动整个中国语言学的建设和发展。我是心理语言学的外行,但既然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的内行专家,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因此我想从一个外行的角度,从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的㫖趣,也从我个人研究的旨趣,对中国心理语言学今后的研究,提几点建议和希望,也可以说是请求,希望心理语言学能在以下几个方面,给我们实实在在的帮助。由于本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心理语言学研究:方法、理论和应用",我也想围绕这三方面来谈。

一、理论方面。我想请教的是:

1、心理语言学的学科定位。美国社会语言学家拉波夫有一句名言:“社会语言学就是语言学,难道有脱离社会的语言学吗?”由于语言研究中心理因素无处不在,仿此我们能不能说一句类似的话:“心理语言学就是语言学,难道有脱离心理的语言学吗?”我的问题是,把心理语言学看作语言学的全部,与仅仅从心理学角度去研究语言学,在目标和方法上会带来什么不同?

2、心理语言学与认知语言学的关系。认知语言学是当今语言研究的显学,在中国更占据了半壁以上的江山。认知语言学强调认知,也就是强调心理,其中的生成语言学派更认为语言学就是心理学的一部分。我们怎么在本质上区别心理语言学和认知语言学呢?

3、心理语言学怎么回答语言哲学的问题?语言哲学的根本问题是解答语言、思维与现实之际的关系,西方哲学史上的三次转向是分別把現实、思维和语言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其中语言转向把语言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认为人是通过语言去认知世界的,其次序可以表述为"语言—认知—现实",而雷柯夫等的认知语言学认为人通过认知产生语言,这样又把认知放到了语言之前。然而他们又没有否定语言转向,因而其次序实际是"认知—语言—认知—现实"。心理语言学怎样解释这三者关系呢?

二、方法方面。我想请教的是,

1、心理语言学究竟是作为语言学的一种本体论,还是作为一种方法论?如果是本体论,它的本体是什么?它有没有自己的方法论?如果只是方法论,方法论能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吗?

2、为什么要提出本体论和方法论问题,是因为仅仅强调方法,容易沦为別的语言学流派的工具。结构主义盛行了,可以从心理学上得到证明(行为主义心理学),生成语法盛行了,也能从心理学上得到证明(认知心理学)。现在雷柯夫他们的学说在语言观上与乔姆斯基完全相反,但都说自己是认知语言学。这问题如何解释?

三、应用问题。

1、语言教学问题。我见到研讨会宗旨中提到了外语教学,这当然是很重要的,也是我们作为外语教师义不容辞的。但是语言学不应分中外,语言研究尤其应该从母语开始,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我们要关注外语教学,也要关注母语教学,从英汉比较会的宗旨出发,我还特别关注外语教学与母语教学的比较。中国语文基础教学问题很大,有人认为是汉语拼音干扰了识字教学,有人认为是过早开设英语冲击了母语教学。我很希望有人能通过心理语言学的实验来论证这些问题。这将会有非常大的现实意义。

2、语言研究问题。汉英对比研究需要借助于心理语言学。比如汉字汉语的学习和使用心理与英语有什么异同。有的心理学家如曾性初先生等曾经做过一些汉字心理研究,但那主要是造字心理和识字心理。而我覚得更需要研究的是汉字的使用心理,特别是"因字而生句,积句而成章,积章而成篇"的汉语整个组织过程的心理活动过程,以此与英语的词法、句法和篇章组织法相比较。这是汉英对比研究最重大的问题之,希望能得到心理语言学的支持。

3、翻译研究。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国际上翻译研究的重点经过了几次转移。从六七十年代侧重作者和原文(语言学派),到八十年代后侧重读者和译语社会(文化转向),到九十年代侧重译者(译者显身),再到本世纪以来侧重翻译过程,可说現在是翻译学最需要心理语言学参与的时候了。其实国外很多翻译过程研究者都在运用实验心理学的方法研究翻译过程,但在国内还很少见到。我们期望有更多的学者能参与进来。

我昨天晚上看到会议手册,很髙兴看到有这么多人在从事心理语言学研究,而且渉及这么多论题。但上面这些内容好像提到的不多,因此特意提出来抛砖引玉。

最后再一次祝大会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潘文国
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