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源> 网络分享
解决阅读障碍需要多学科研究
时间:2014-7-4 15:52:23
2012年05月16日 10:05 来源:2012年5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报》第304期 作者:刘丽 


 【核心提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阅读如同说话一样,是一个高度自动化的、自然流畅的过程。但是,有一小部分群体,却因为患有阅读障碍,导致识字困难,阅读速度慢且不准确,难以成为一个熟练的阅读者。

阅读是学习的基石,人类80%的知识都是通过阅读这种方式获得的。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阅读如同说话一样,是一个高度自动化的、自然流畅的过程。但是,有一小部分群体,却因为患有阅读障碍,导致识字困难,阅读速度慢且不准确,难以成为一个熟练的阅读者。阅读障碍是指个体智力正常,拥有正常的受教育和社会文化机会,却不能学会阅读的现象。它对个体的知识获得、学业成就,甚至情绪和社会性的发展都会造成不良的影响。  

 拼音文字阅读障碍研究

第一例阅读障碍发现于19世纪末,一名眼科医生发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非常聪明但不能正常阅读,并将这种现象命名为“字词盲”。之后,阅读障碍的研究得到了心理学、神经科学、遗传学、医学、教育学等多个学科研究者的关注。

虽然阅读障碍最初被称为“字词盲”,但早在20世纪70年代,拼音文字阅读障碍的研究者就发现,阅读障碍的问题不是视觉的缺陷,而是听觉语音加工(语音意识)的缺陷。之后的研究者进一步发现,阅读障碍除了听觉语音加工缺陷以外,还存在加工速度的缺陷,患者在命名数字、颜色、物体时比正常儿童慢很多。研究者把语音加工缺陷和加工速度缺陷称为阅读障碍的双重缺陷。

20世纪末兴起的脑与认知科学,为研究者揭示阅读障碍的脑结构和功能异常提供了可能。Rumsey、Shaywitz、Temple等一批研究者利用功能磁共振成像技术发现了阅读障碍患者在颞顶区域存在脑激活异常,并且确定了该区域的异常与阅读障碍的语音缺陷有关,从而证实了语音缺陷是拼音文字阅读障碍儿童主要缺陷的观点。后来的研究进一步发现,阅读障碍可能不仅在颞顶区域存在功能异常,该区域与其他语言脑区之间的白质连接也存在异常,这表明阅读障碍可能不仅是单个脑区的活动异常,还可能存在脑区之间的协调配合、相互作用的异常。

遗传学研究表明,阅读障碍具有一定的遗传性。同卵双生子中一个患阅读障碍,另外一个患阅读障碍的几率高达68%;父母或兄弟姐妹中有一人患阅读障碍,该个体患阅读障碍的几率约为50%。第一个阅读障碍的基因发现于1999年,由挪威科学家领导的研究小组完成。其研究对象是一个挪威家庭,该家庭36位成员中有11位患有阅读障碍。他们克隆了该家族2号染色体上被称为DYX3的基因,并认为该基因与阅读障碍有关。之后,研究者又发现多个与脑发育相关的基因也与阅读障碍有关。

拼音文字阅读障碍研究的相关成果已经应用到阅读障碍的诊断及康复上来。比如:心理学和语言学关于阅读障碍语音意识缺陷及双重缺陷的研究为英语阅读障碍多个诊断量表(如Woodcock Johnson阅读能力测验、语音加工综合测验CTTOP等)及多个训练程序(如基于语音障碍的Blachman五步训练法、基于双重缺陷的RAVE-O训练程序等)的开发奠定了基础。脑与认知科学以及遗传学的研究则为阅读障碍的早期诊断提供了新的思路。研究发现,儿童出生时对言语刺激和非言语刺激进行反应的脑电指标可以成功预测其8岁时的阅读水平,即可以预测哪些儿童能成为正常阅读者,哪些儿童会成为阅读障碍者。而阅读障碍的遗传学研究发现了多个阅读障碍的基因标记,为利用基因技术进行阅读障碍的早期诊断带来了广阔的前景。

汉语阅读障碍研究

我国阅读障碍研究开展得较晚。早期的观念认为阅读障碍只存在于西方人群,直到1982年,Stevenson 等人发现,中国儿童同美国儿童一样也存在阅读障碍。我国学者的研究发现,大陆学龄儿童阅读障碍的发生率约为4%—8%。由于汉语自身的特点,我国学者倾向于认为汉语阅读障碍是由多重缺陷引起的,包括语音意识缺陷、语素意识缺陷、快速命名缺陷等,而关于汉语阅读障碍的核心缺陷,目前研究者尚没有一致的观点。

我国一些学者也开始对阅读障碍儿童的脑神经基础进行研究,如香港大学的研究者发现,相对于拼音文字阅读障碍,汉语阅读障碍的脑机制有其独特性,主要表现为左脑额中回和右脑顶内沟的异常,前者的异常被认为反映了汉语儿童的语音加工缺陷,而后者的异常被认为反映了汉语儿童的视觉空间加工的缺陷。还有一些学者则开始探讨利用脑成像技术进行汉语阅读障碍早期诊断的可行性。汉语阅读障碍儿童有基因基础吗?2011年,我国香港研究者发现,DYX1C1基因与香港人群的阅读障碍有关,这是关于我国阅读障碍人群的第一个分子遗传学的研究。

目前,我国阅读障碍儿童的诊断、康复及预测都还只有较小样本的少数研究,尚未建立规范化的体系,也没有进行大范围的教育应用,亟须借鉴西方阅读障碍研究的经验,结合汉语的语言特点,开展对汉语阅读障碍的多学科联合攻关,揭示汉语阅读障碍的多层面机制,特别是其不同于拼音文字阅读障碍的特殊机制,并在此基础上,开发汉语阅读障碍的诊断工具及康复训练方案,开展阅读障碍的早期预测。

与研究的急迫性相比,更为急迫的是提高我国社会对阅读障碍的科学认识。美国早在1975年颁布的《障碍儿童教育法案》中就规定要对阅读障碍儿童进行免费的、无偏见的测评以及免费的特殊教育和服务,并在1990年的修订中规定不能歧视患有阅读障碍的个体。我国目前的特殊教育主要关注残疾儿童,如聋童、盲童等,对于阅读障碍等特殊需要儿童关注较少。很多家长和教师缺乏对阅读障碍的正确认识,如部分家长和教师错误地认为阅读障碍是因为孩子智力差、不努力等原因造成的,而对造成阅读障碍的真正原因缺乏了解,进而导致对孩子出现的阅读障碍问题缺乏关注或者采取了错误的教育干预方式。另外,由于整个社会对阅读障碍的关注度不高,导致我国开展阅读障碍的研究难度也比较大。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被诊断为阅读障碍后会受到歧视,或者担心参与相关的科学实验会带来伤害,不愿意让孩子参加科学研究,中国的研究者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获取研究样本,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我国阅读障碍研究的开展。

阅读障碍的问题,是一个教育问题,也是一个科学问题,还是一个社会观念改变的问题。只有全社会多方面共同努力,才能帮助阅读障碍儿童摆脱阅读困难,享受阅读的乐趣。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