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网络资源> 网络分享
心理语言学:语言研究的实证化
时间:2014-7-4 18:05:28
2013年10月28日 20: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34期 作者:刘振前 


  作为一个交叉学科,心理语言学是对语言的心理过程的探索。它与语言学的其他分支既有联系,又有不同。从理论上讲,心理语言学倚重于语言学各个流派提出的各种语言理论,可以为这些理论提供事实证据,促进其完善;从方法上讲,心理语言学研究中常用的方法可以用于普通语言学研究,这将语言学研究建立在更科学的基础之上。心理语言学与普通语言学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一般采用实证方法来研究。 

  心理语言学研究的内容

  心理语言学研究涉及以下几个方面:语言词汇在大脑中的储存方式与提取、语言(语音与文字)知觉、语言加工、语言的生成、语言的发展。

  大脑词库研究是心理语言学研究的重点之一,主要探究词汇在大脑中是按照什么方式组织起来。这一研究有助于加深人们对语言过程其他各方面的理解。任何一个人,若要成功地用语言进行交流,其脑中必须有一个巨大的词汇库,且词汇(包括语义、句法和语音信息)在这个库中必须按照一定的方式组织起来,这样才能够保证在交流过程中快速、高效地提取出来。词汇提取(亦称词汇到达)研究主要探讨人在语言使用中以何种方式从大脑词库中提取词汇,词汇使用频率、语境信息等对词汇提取的影响。

  语言的知觉是语言加工初期最重要的一个过程,因为若要理解所接受的语言输入,首先要将输入的声学或者视觉信号转换成为语言符号。人在日常语言交流中所发出的声音,因人而异,因语境、情境而异,此外还有外部噪音的干扰,但是人却能够“以不变应万变”,将所接收的声学信号与语言符号匹配起来,为正确理解语言奠定基础。音系学在高度抽象的层次上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描述,语言知觉研究对这种现象作出了解释。

  语言加工(理解)是心理语言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分为两大块:一是句子理解与记忆,二是语篇理解与记忆。前者的理论框架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衔接与连贯理论,后者主要是用于解释叙事语篇理解的故事语法。句子理解研究关注的焦点是语言理解早期的心理过程,主要回答如下问题:句法分析发生在意义提取之前还是之后?人在句法分析过程中采用了哪些策略?语境与语用信息在加工过程中究竟起什么作用?人关于世界的一般知识在这个过程中起什么作用?字面语言与比喻性语言的理解有何异同?加工完成后在大脑中储存的是语言形式,还是语义内容?等等。而语篇理解研究侧重的则是语篇加工过程中衔接与连贯的建立以及背景知识在阅读理解中的作用,主要回答如下问题:人在语言理解中如何建立起语篇连贯?宏观结构和微观结构在建立语篇连贯中起什么作用?在建立语篇连贯的过程中采用哪些策略?语境信息与关于世界的知识在语篇理解过程中起什么作用?故事语法在叙事语篇理解中起什么作用?语篇理解过程中都需要做哪些推理?工作记忆在阅读理解的过程中起多大作用?得到理解的语篇以何种方式储存?

  语言生成研究与语言加工研究正好相反,主要采用口误分析法,探讨人是如何形成需要表达的思想并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但是,由于受到方法的局限,目前研究尚没有质的突破。

  语言发展研究主要探讨儿童出生后,语音、词汇、句法、语用等的获得过程,主要回答以下问题:儿童学会用语言进行交流前,如何用非语言手段进行交流?儿童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其语音、词汇、句法呈现出什么特点?语言输入在语言发展中究竟起什么样的作用?语言发展过程中究竟调用了哪些认知机制?

  心理语言学研究的方法

  心理语言学中采用的方法多种多样,最近十年来,有向神经科学转向的趋势,很多心理学家放弃之前的单纯行为研究方法,开始使用功能磁共振、事件相关电位等一些仪器设备,对语言的大脑神经机制进行研究。概括起来,心理语言学的研究方法有以下几个大类:第一,神经科学方法;第二,问卷调查法;第三,行为方法。

  第一种方法主要是采用一些先进的仪器(如事件相关电位、功能磁共振等),对语言的神经机制进行研究,如前所述,是目前语言学研究的一个新的发展趋势。国外神经语言学的研究非常盛行,但是国内目前还未成气候,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心理院系、外语院系有这个条件。

  第二种方法常用于心理测量中,在心理语言学研究中却并不常用。其实这种方法对于解决一些语言学问题也很有价值。例如,关于反身代词的长距离约束问题,理论界一直争论不休。基于英语的形式语言学研究认为,反身代词不能跨越小句节点指向小句之外的先行词。但是,这种理论是否符合汉语的实际呢?我们可以将各个研究中使用的例句,参考心理学问卷的设计方法设计出问卷,并按照研究的总体设计对不同类型的人进行调查。这样得到的结论更具有科学性。

  第三种方法是一个大类,可再细分为自然观察法和控制实验法。前者主要采用录音、录像设备对自然发生的语言进行观察、记录,然后根据研究设计对语言的不同方面(如词汇、语法、语用、非语言交际手段等)进行分析,并得出具有规律性的结论。这种方法往往可以与语料库方法结合起来,用于语言研究。控制实验方法其实是一个非常笼统的说法,起码包含数十种不同的方法(如词汇监察任务、跨通道命名任务、自定步调阅读任务、移动窗口阅读任务、词汇抉择任务、眼动任务、句子匹配任务等),研究者可根据自己的研究目的从中选择使用,也可以对其加以改造使用,甚至可以发明新的研究方法。

  心理语言学对语言学研究的依赖与补足

  如前所述,心理语言学对各个流派的语言学理论有很强的依赖性,对心理语言学影响最大的当属目前世界上最强势的转换生成语言学,其次是系统功能语言学。例如,语言加工的各种理论中大都或多或少有转换生成语言学的痕迹、语篇加工的研究基本都是在系统功能学的框架内开展的。

  同时,心理语言学的研究成果对一些语言学理论的进一步完善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例如,转换生成派的理论家认为,人所接受的语言输入经常是不符合语法规则的,因此不可能依靠语言输入在人生最初的几年里就获得语言,必须有一个先天的习得机制才能够完成如此艰巨复杂的任务。但是,儿童语言发展研究表明,儿童所获得的语言输入不仅非常符合语法规则、量很大,而且符合日常生活的事理,句型多为主语+谓语+宾语结构。而语言加工研究则表明,词汇(主要是其用法、意义等)与句型在日常语言中使用的频率都会对句法切分产生影响,进而影响语言的理解。这些研究结果足以说明,语言的获得需要大量的语言输入,语言环境在这个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不像转换生成语言学家所坚持的那样,人都有一个天生的语言获得机制,仅仅需要极其少量的语言输入,就可以将其启动起来,然后毫不费力地获得语言。由此,可以进一步推论,如果把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或者语言习得机制看成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种特殊能力的话,则尚可为多数人所接受;但是,如果将普遍语法或者语言习得机制与语言事实混淆甚至等同的话,则是大多数对语言学习有过严肃认真思考的人所无法接受的。

  心理语言学在国外近乎一门显学,研究者已经逐步达成共识,语言与心理密切相关,语言问题的解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人的心理的了解;几乎所有综合大学的心理学系或者语言学系里都有从事心理语言学研究的人员,研究的触角延伸到语言的各个方面。在中国,心理语言学研究还大有可为。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